李继迁利用辽和宋的矛盾,快速的东山再起,并向宋发难

作者:世界历史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0 02:09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崛起的党项拓跋部一方面逐渐成为分散于各地的党项羌诸部的核心,另一方面又高居于党项诸部之上,成为统治阶层,并迅速地汉化,开始与其他党项诸部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。

本文系作者梦横独家原创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
夏州割据政权一方面对唐朝基本上做到了“有征必至,无役不从”,唯朝廷马首是瞻,与唐朝保持着密切的关系,另一方面,夏州政权的统治者还趁各藩镇在河南、关中地区激烈角逐之机,不断加强自己的实力、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。

宋、西夏的分裂在唐末五代的割据势力中,还有党项人拓跋氏割据的夏州、银四州之地。党项人是羌族的一支,最初居住在青海高原东南部,李唐时期逐渐向东迁移到今甘肃、陕西西北一带,接受唐朝政府的管辖,其首领被授予官职。唐代后期,拓跋氏首领拓跋思恭利用唐朝中央政权力量削弱、地方军阀割据的形势,占据宥州,自称刺史,成为陕北的一个割据势力。后来,拓跋思恭率领一支由少数民族和汉族的人合编的军队,帮助唐王朝镇压黄巢起义,被唐传宗任命为定难军节度使,赐姓李,封夏国公。唐朝让他镇守夏州,统辖夏、绥、银、宥四州之地。从此,党项羌李氏成了割据夏州地区的藩镇。

在唐王朝灭亡前的十几年间,拓跋部的统治范围已经扩大到了夏、绥、银、宥、盐、鄜、坊、丹、延九州地区,大致包括今陕西北部和甘肃东部数县,几乎逼近关中北部边缘,成为中国西部一支强大的藩镇割据势力。

图片 1

夏州割据政权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五代时的夏州党项李氏割据势力遭到两次大的冲击。

在五代时期,夏州李氏同梁、唐、晋、汉、周都保持克属关系,同时始终保持割据地位。北宋建立后,定难军节度使李彝殷、李光睿、李继筠祖孙三代,同北宋中央朝廷都保持密切的关系,夏州地区虽然仍处割据状态,但形式上却是宋朝的一个组成部分。太宗太平兴国五年,定难军节度留后李继筠死,其弟李继捧继位。这时李氏家族发生内江,李继捧的一些父辈宗族,有的带兵袭击夏州,有的向宋朝上表反对李继捧继位。李继捧知道自已难以在夏州割据下去,就于太平兴国七年率领亲族到开封朝见,并向宋太宗献上夏、银、绥、宥四州八县之地,表示愿意留住京城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第一次是后唐对党项割据势力进行扫除。后唐长兴四年二月,党项拓跋部李仁福死,他的儿子李彝超继承定难军节度使一职。后唐的统治者就是发迹于藩镇割据、军阀混乱,他们恐惧长期占据夏州的党项李氏割据势力向南侵入关中,危及自己的统治,于是,乘李仁福刚死之机,企图将李彝超调离夏州,同时任命延州节度使安从进为夏州留后,与李彝超对调,以此削弱党项李氏的势力。

宋太宗以为这是一举铲除这个割据势力的机会,就改封李继捧为彰德军节度使。同时采用削平吴越、闽两个割据政权的老办法,派官直接管辖这四州,并准备把李氏宗族的近亲都迁移到京城开封,使李氏宗族离开长期割据的地盘,失去进行割据的基地。李继捧自动结束割据状态的行动,符合当时从分裂走向统一的方向。宋太宗着手铲除这个割据势力,是从宋太祖开始的统一事业的一个部分,也是无可非议的。但是,宋太宗没有考虑到夏州地区民族问题的复杂性,没有采取任何优恤的措施使那里各族人民体会到统一的好处,以使这些少数民族拥护宋朝的统治,反而把宋朝苛虐的赋役制度推行到这些地区。

但夏州是党项拓跋部从唐朝以来就割据的地方,他们世代经营,积蓄了一定的力量,自然不会轻易放弃。李彝超借口百姓挽留,不能按时赴延州就任,拒不离开夏州。七月,后唐军与李彝超的部落兵激战于夏州,夏州城是赫连勃勃建立大夏国时的都城,城墙用土垒筑,坚如磐石,攻凿不动,后唐军队无法进城。

图片 4

李彝超率弟弟彝殷登上城墙,对后唐将领说:“夏州是一个孤单弱小之镇,不必烦劳王师攻取,白白地耗费国家的军饷,即或是攻取了也不算上威武。烦劳将军为我上报天子,容我另想办法。”李彝超派出骑兵,抄掠了后唐军队的粮草和攻城工具。后唐军队攻城两月不克,又丧失了粮草,野外又无水草可供战马饮食,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。后唐明宗无可奈何,只得下令退兵。

宋朝还把十年以来少数民族掠取的生口、牛、羊都还给原主。在当时宋朝统治尚未稳定的情况下实行这种措施,也是操之过急的。这一切,使得夏州地区的少数民族对宋朝的统治没有好感,中央王朝对这些地区的统治也就难以巩固。而在这时,本来矛盾重重的李氏家族在对宋朝的态度问题上也发生分裂。除了李继捧主动向宋朝纳土地外,多数宗族也没有反抗就被宋朝迁到京城,接受宋朝新的官职。而李继捧居银州的族弟李继迁兄弟却假装送乳母出葬,把兵器藏在棺材里,同他们的亲信数十人离开银州,逃到夏州东北300里的地斤泽,聚众进行反抗,揭开了以后连绵一个多世纪的宋、西夏战争的序幕。

李彝超趁后唐军队撤退之时,派军队追击,后唐军队大败而归,党项李氏获胜。但经过战争,夏州割据势力也受到了一定的打击。与此同时,后唐对夏州政权的“移镇”事件及其结果,使夏州政权“益轻朝廷”,对中原王朝的离心自立倾向更加严重。

图片 5

夏州政权对中原王朝已不像以前那样唯命是从了,而是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愿作出选择,中原王朝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。

李继迁是夏州党项贵族中一个野心勃勃的人物。当他知道宋朝将把李氏举族迁往内地时,就对亲信说:“我们祖宗经营这块地方,已300多年,父子兄弟,列居州郡,雄视一方。今宋朝下诏让宗族尽入京师,死生都受束缚,李氏割据就要断绝了“。其弟李继冲也说:“虎不可离于山,鱼不可离于渊”,反对随宋朝使者入京。他们带着几十个赞成继续割据一方的人,利用李氏家族长期在着部中的影响,也利用宋朝统治未能在这里的少数民族中获得拥护,拿着其祖父李彝殷的画像,煽动党项族人民跟随他们一起反宋,恢复李氏的祖业。一些党项族的部落逐渐被煽动起来。李继迁依靠这些部落的支持,开始进行反宋的武装分裂活动。

第二次削弱是党项割据势力的内讧。后晋天福八年,绥州刺史李彝敏勾结夏州衙内指挥拓跋崇斌攻袭夏州。李彝殷发觉后,先下手为强,将拓跋崇斌斩首,并出兵攻击李彝敏。这两次冲击虽使党项李氏割据势力有所削弱,但其并没有一蹶不振,而是仍就在西北黄土高原的夏州一带生存了下来,并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。

图片 6

党项李氏割据势力名义上虽先后依附于内地的各个王朝,接受其封号,定期朝贡,实际上却利用分裂混战的机会,逐渐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,保持着相对的独立。特别是在挫败了后唐“移除”阴谋之后,参与内地割据势力的角逐,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从太平兴国八年起,李继迁不断袭击已由宋军驻守的宥州等地。翌年,宋朝知夏州尹宪和巡检使曹光实探听到李继迁在地斤泽活动,选派精骑兵连夜奔袭,杀了他的追随者500人,烧了400余顶帐篷,俘虏了李继迁的母亲、妻子及羊、马、各种器械万数以上。李继迁只身逃脱。李继迁从地斤泽逃脱后,继续在党项部族中进行煽动,同野利氏各部建立了反宋联盟,势力又逐渐强大起来。雍熙二年,他用诈降的办法麻痹曹光实,诱杀曹光实于葭芦川,进而攻陷银州、会州。李继迁自称定难军节度留后,开始重建割据政权。宋太宗听到李继迁攻陷银州的报告,立即派兵前去讨伐。王饶所率宋军连败李继迁,一些蕃部又转向宋朝,表示要同宋站在一起,帮助宋朝消灭李继迁。

960年,后周殿前都点检、宋州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发动了“陈桥兵变”,夺取了后周政权,建立了北宋。宋立国后,李彝殷为了使自己的割据政权不受到宋的威胁,主动对宋太祖示好进贡。宋朝对夏州割据政权也采取了“安抚”政策。

图片 7

宋太祖命玉工为李彝兴(李彝殷为避宋太祖的父亲赵弘殷的名讳,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李彝兴)特制一条玉带,并授予李彝兴太尉官职。宋乾德五年九月,李彝兴逝世,宋太祖还追封李彝兴为“夏王”,并下令废朝三日,以示痛悼。

李继迁看到单靠自己的力量难以战胜宋军,难以重新建立割据政权,就利用辽和宋的矛盾,采用联辽反宋的策略,于雍熙三年向辽朝称臣。这一年,宋太宗分兵三路大举攻过,米、辽战争正激烈进行。辽朝当然很愿意在宋的侧面扶植一个反宋势力,以加强自己在同宋朝争战中的地位,就授予李继迁为定难军节度使,并把宗室之女作为公主嫁给李继迁,雍熙七年,契丹又册封李继迁为夏国王。辽朝的支持加强了李继迁反宋斗争的力量。宋太宗派兵讨伐,一再失利。

宋太祖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北宋刚刚立国,统一事业尚未完成,局势不稳定,还不能扩大对夏州政权的矛盾。北宋政权逐渐巩固后,以唐藩镇割据叛乱为鉴,开始采用各种手段全力以赴地消灭地方割据势力。此时夏州割据政权的掌权者为李继捧,李继捧承袭兄位曾在党项羌族贵族内部引起了强烈不满,李继捧的叔父、绥州刺史李克文坚决反对李继捧继位,他上表宋朝:“继捧不当承袭,恐生变乱,请遣使偕至夏州,谕令入觐。”企图借宋朝之手解除李继捧的夏州节度使之职。

图片 8

宋朝早已有消除夏州割据势力之意,只是时机尚未成熟,李克文上疏正合宋朝的心意,于是宋朝顺水推舟,命令李继捧入朝。夏州节度使李继捧被迫入朝,并向宋献出了党项平夏部经营了300年之久的夏、绥、银、宥、静5州之地。至此,夏州割据政权的发展进入了低谷期。

至道三年即位。恰在此时李继迁又派使者来同宋讲和,要求宋朝承认他的割据地位。当时宋真宗刚即位,就接受李继迁的要求,授予他定难军节度使,把早已并人宋朝版图的夏、银、绥、宥等州划归李继迁管辖。后来甚至把灵州也放弃给李继迁。李继迁死后,宋真宗又于景德三年授予李继迁之子李德明为定难军节度使,封西平王,给予内地节度使的薪俸,每年赠予金、帛、缮钱各4万,茶2万斤。宋朝正式承认西夏的割据地位。

搜索